猪八戒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娇欢 > 第256章
    经此一事,京中的格局再次发生了巨大变化,秦王府彻底消失,大学士府孔府一家锒铛下狱。后经查证,与叛乱一事确实无关,但因孔宝仪之故,本该流放,最后顾念孔老爷子一生对朝廷的贡献,改为削官返回原籍,子孙五代内不得参加科考。

    孔府一家出京的日子,天空格外的灰暗,可再怎么灰暗,也不及孔老爷子那心如死灰的麻木脸孔。五代不得科考,那孔家还有什么希望?没想到,孔家几代人积累下来的家业竟然在他手上消失殆尽,想到这儿,他一口老血喷了出来,可就动荡的孔家更是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据说,孔老爷子坚持回到原籍后,不过三日便一命呜呼了,但在这三天内,坚持将家分了!孔老夫人不堪打击,也跟着去了。孔府一时四分五裂,各房自此之后各自为政,互不来往。身后有娘家支持着的几房夫人们还能过的下去日子,孔府大房那就悲惨了。孔大夫人被孔大老爷休了,从此就失了踪迹。孔大老爷一辈子都活在悔恨中,后悔自己为何不听父母的话,娶了这样的女人回府,连带教出的孩子,到最后都能将偌大的家业给毁了!

    以及还有好多其他但凡和前太子勾结在一起的人家,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后来乐怡听说的,她足不出户很久,但密友们会轮流上府里陪她,跟她说着外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知道连姑姑的事开始,怕她伤心难过,杨老夫人和柳氏上门陪了她几日,虽然她一再表示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,可家人还经此一事,京中的格局再次发生了巨大变化,秦王府彻底消失,大学士府孔府一家锒铛下狱。后经查证,与叛乱一事确实无关,但因孔宝仪之故,本该流放,最后顾念孔老爷子一生对朝廷的贡献,改为削官返回原籍,子孙五代内不得参加科考。

    孔府一家出京的日子,天空格外的灰暗,可再怎么灰暗,也不及孔老爷子那心如死灰的麻木脸孔。五代不得科考,那孔家还有什么希望?没想到,孔家几代人积累下来的家业竟然在他手上消失殆尽,想到这儿,他一口老血喷了出来,可就动荡的孔家更是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据说,孔老爷子坚持回到原籍后,不过三日便一命呜呼了,但在这三天内,坚持将家分了!孔老夫人不堪打击,也跟着去了。孔府一时四分五裂,各房自此之后各自为政,互不来往。身后有娘家支持着的几房夫人们还能过的下去日子,孔府大房那就悲惨了。孔大夫人被孔大老爷休了,从此就失了踪迹。孔大老爷一辈子都活在悔恨中,后悔自己为何不听父母的话,娶了这样的女人回府,连带教出的孩子,到最后都能将偌大的家业给毁了!

    以及还有好多其他但凡和前太子勾结在一起的人家,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后来乐怡听说的,她足不出户很久,但密友们会轮流上府里陪她,跟她说着外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知道连姑姑的事开始,怕她伤心难过,杨老夫人和柳氏上门陪了她几日,虽然她一再表示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,可家人还是不放心。于是和燕子桢商量,让静月若翎几个得空上门陪陪她。燕子桢也正有此意,他忙的抽不开身,但小丫头心中的难过他明明白白,这样的事情最好的疗伤方案就是时间!如果身边有人陪着那是最好的,于是,便邀了她平日里玩的好的朋友们上门陪着她。

    回府后的头几天,她确实伤心不已,虽然脖子上的伤痕让她痛,可远不及心里的痛。

    她不怪连姑姑,怪的是那些利用他的人!姑姑虽然对她侄子死心了,可那毕竟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,亲人有难,她如何选择,想必她心中是痛苦的吧?否则不会在最后的关头舍命救了她。

    她怪自己说好了要照顾姑姑一辈子,却还是让姑姑这般的为难。

    怪自己没有听燕子桢的话,非要那个时候出去,害得姑姑送命。

    沉浸在这般的自责中好几日,可燕子桢又实在脱不开身,他也不敢回府,怕身上的血腥气吓到她。便让白沐每日上午进府一趟将事情的进展告诉她。

    白沐熟知她的个性,知道她看似坚强,但实际心肠很软,连姑姑的事,别说是她了,就是他自己,也难受的不行。但此刻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她的注意力,于是将叛军每日的动静,京城里各处的情况,绘声绘色的通通说一遍。这才成功的让她不再那般的陷入自责当中。

    这之后直到燕子桢回府,她才放了心。随后又有家人、朋友不停的过来陪着她,再到她去宫里开导皇后,这才恢复了往常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开解别人的同时也是更好的与自己沟通的一个过程。在宫里的三天,她一边陪着母后,一边也在剖析自己。重活一世,虽然对未来家人的遭遇有着担忧,但从小生活的环境实在是太过顺遂,不管是在边城还是在京城。甚至是嫁给燕子桢,虽然过程有些曲折,可整体来说,她真的没受什么大的波折。疼她至极的亲人,和前世的父亲一模一样面容的父皇,待她如女儿般的母后,将她捧在手心的夫君,还有这么多为她着想的朋友,这已经是老天对她最大的眷顾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的承受力才这般的差了些吧,害的亲人朋友都替她担忧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些,她立刻振作了起来,救出了连姑姑侄子一家,让人连着姑姑的棺木一同送回了她的家乡,并在连家祖坟隔壁买下墓地,厚葬了连姑姑。

    随后又在大佛寺给她点了长明灯,做了法事,关于连姑姑的一切就不再提及了。

    这事儿除了对乐怡的影响外,受刺激最大的还有卫夫子。

    这十年来,她与连姑姑情同姐妹,彼此可以说是各自最大的精神依靠。却突然发生这样的情况,让她受不住打击病了一场。一是为了她差点害的乐怡被恶人杀害,二是为了她为何这么傻,有什么事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,或者就不是这样的结局了。

    府里的人没有一个怪她的,柳氏甚至还来看了她,让她放宽心。可她更加的难受了,那两日连姑姑确实心不在焉,作为好友,她没能立时的去了解情况,后悔的不行。

    平定叛乱后,她甚至不好意思去看乐怡,让玥儿去了一趟,结果知道她病了,乐怡又赶紧让玥儿回来了,并修书一封带了给她。

    信中都是安慰她的话,以及对连姑姑身后事的安排,她看了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远在江南的宣武帝收到信报后,满意的笑了,他没有按照原计划立刻返回京城,而是继续巡视下去了。看着这各地的风土人情,他甚至想着要不要提前让位?对于皇位,他并不热衷,这么的行走天涯才是他当年特别热爱的事情,可那时算得上是没有办法,继续让皇兄折腾下去,这东陵国即便保的住,可国力将大大的衰落,那么离被取代也就不远了,再加上皇兄并不能容他,才有了今天。

    如今,这兴不起的风浪被桢儿识破并压了下去,他已经能够挑起这重担了!或许回去后该好好的和他谈谈了。有了这样的心思,接下来的路程真是越走越舒畅,燕万泽甚至有些乐不思蜀了。

    而京城里,御书房中,收到父皇来信的燕子桢脸色黑透了!

    父皇居然一时半会儿不回宫,说什么还有好些个地方没走完呢,就照之前说的继续走完这三个月!这都什么跟什么,不是说好了,事情解决了就回宫?这样撂摊子好吗?

    看着眼前堆的山高的奏折,他有火却发不出,他要回家陪娘子的好不好!

    晚上,乐怡看着他孩子气的模样,笑的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燕子桢委屈啊!他搂着小姑娘的细腰,将头埋进她的肩窝里,闻着她身上的幽香,心情立刻平复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父皇难得出去放松下,你就辛苦点,左右不过三个月时间。”

    她轻声哄着。

    “我想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动听的男低音犹如大提琴般的诱人心扉,让人心中小鹿乱撞,勾的她心中软软的。

    “你白日安心上朝,我就在府里,哪里也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就想陪着你,这个春天一次都没带你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男子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遗憾。

    “可现在都夏天了,去哪儿也热的慌。以后有的是时间,到时你再带我去。”她抿唇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我们在东郊的院子了?”

    东郊的院子?就是那次大伙儿聚会,他赢了她一子,当着众人的面将她带走去的那座院子?

    “记得,那院子的后面还有座小山,山上有瀑布、亭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儿凉快,正适合夏季避暑,本想带你去住段日子的。还有,那个院子一直等你布置呢。”他将小姑娘的手握在自己手里,黑白分明,愈发衬托的她的手纤细修长。

    被他轻轻揉捏的手指头传来一阵酥麻,她动了动,燕子桢立刻抬起了头,怕她不舒服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软塌上,乐怡干脆脱了鞋子,盘腿坐了上来,他却不满她这姿势,一个用力,将人抱了过来依偎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岂知小姑娘又奋力坐了起来,面对面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黑黑的,明显不满,乐怡‘噗嗤’笑了,凑上前亲了他一口,他的脸色立刻阴转晴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与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抱着你不是也能说?”

    乐怡嗔了他一眼,能说才怪了,抱着抱着就抱到床上去了,她才不上当。

    燕子桢挑了挑眉,意味不明的笑着。

    乐怡拍了他一下,继续说道:“你身边有那么多的人,大家分担些不就好了。况且你现在不是使唤白沐使唤的挺溜的嘛!”

    她斜睨了一眼,撅着嘴,本来还想着和白沐搞点什么事儿呢,结果人都被他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燕子桢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“还有子钦,对了,别忘了还有子瑞,他十六岁了,你可别小看了他!”乐怡想起前世的瑞王爷,那可是厉害的很呢。

    “子瑞?”燕子桢挑眉。

    “嘿,瞧瞧,小看了吧!”一看他的神色她就知道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一个...”他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吗...那我岂不是也是...”乐怡双手抱胸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...”他笑了,一把拉过她。

    一个不妨,扑进了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小,很好。”他的手伸向了她的胸前,被她气鼓鼓的拍开,拿大眼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说的对,父皇撂摊子了,不能就我一个人扛着,大家都有份。”他呵呵笑着,满足的吻着她的发间,调整下姿势,让她完全的趴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就是嘛!这样,你就可以早些回家啦。”

    上位之人,除了自己本身的能力外,最重要的就是要会用人。她也不想燕子桢那般的劳累,事情永远是做不完的,人用对了,大家都轻松。

    她趴在他身上,小脸贴着他的胸膛,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等父皇回来了,我带你出去走走好不好?”他突然做了个决定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怀中惊喜的小脸抬了起来,璀璨的眸光犹如星辰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叛军的事...”这么大的事,不会那么快就全部尘埃落定了吧?就怕还有余党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自有安排,这三个月也够了。”他的笑容有着安定人心的作用,虽然这样的笑容一般只是针对怀中的她!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去哪里?”她复又趴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往南走,那边不但富饶,景色也很美。”去这样的地方,路上就不会太辛苦。

    是不放心。于是和燕子桢商量,让静月若翎几个得空上门陪陪她。燕子桢也正有此意,他忙的抽不开身,但小丫头心

    

http://www.zddmall.com/14_14954/5898514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zddmall.com
猪八戒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zddmall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